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文/李晓丹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您的这次秀取名为“花所望”,请问“花所望”有什么涵义?

  “花所望”是茶道中的仪式,茶室的人为了迎接客人,让饮茶的客人一人拿一朵应季的花朵,大家每人进入茶室都插上一朵花,仿佛组成了一个新的“世界”,让赏花与喝茶相结合,这种仪式被称为“花所望”。

  我觉得每一次发布会上,朋友们欢聚在一起,就像插花一样去共同欣赏服装。花会慢慢凋谢,花不再是花了,而穿着身上的服装也会慢慢变旧,美好的回忆却是不会改变的,久违的温情却是永远不灭。

  日本文化中强调存在感、强调自我,有没有感觉到很多文化差异?

  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带着好奇心在21岁的时候,我选择了去日本留学。我的父母都在中国,自己血液中有中国文化,可是一去再回来竟然是28年后的今天。在中国的20多年的成长环境和20多年在日本的生活经历给我独特的审美气质和语言,成为了我目前服装品牌的DNA。对于文化差异,我自己并没有太明显得感觉到。

  记得巴黎的记者曾经评论我的服装:“在你的设计中,充满了大陆崛起过程中强大的、外露的力量感,也有日本文化中的内敛,强调细部处理的美。这些设计只属于你,只有你可以做出这样的设计。”

  我觉得这样的半生缘,是一种融合,有时候可能旁观者更能客观的看待我自己。

  为什么会选择从事服装设计?还记得第一次时装发布会的情形吗?

  我本身非常喜欢买服装,在去日本之前,也经常去各地采购服装,我觉得服装是可以给人带来活力和好心情的东西。也是非常偶然的,一个新娘找到我,想要做一件鱼尾型婚礼服,但是因为她身材扁平所以非常不容易做出曲线。当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信心,就答应要试一试,结果她非常满意。因为那一次的成功,我就利用工作之余去专门学校学习了服装设计,我觉得服装可以给人以勇气、给他人美丽和自信,从此就开始定制。

  第一次发布会的情形历历在目,那一次发布会也是araisara我创立了品牌araisara之后的第一次秀。那次几乎所有的服装使用了黑色调,大部分使用了宫染工艺,当时还没有“时织”这个词,发布会结束之后,因为获得了非强烈的反响,所以我的团队决定为之去一个名字并注册了专利。

  您是如何发现这些传统工艺,又将它运用到自己的服装上的?

  宫染的技艺是我的定制客户发现的,当时他拿了宫染的料子到我的工作室,说他遇到了一个老者每天起来就会染这些棉布料子,因为不流行所以已经没有人买了。而我的客户非常喜欢,经常会收藏这些面料,于是拿来这些面料找我定制。

  我跟随者他来到这间老工坊。远远的看到15米长的面料以自然干燥的方式挂起来,那天阳光特别好,当风吹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这些面料在高兴地跳舞来迎接我,每一片都在闪闪发光。我走过去问染面料的老者,他说,这是家传的手艺,只要自己活一天,就不想让它停下来。我听了很感动,之前也听说过手工艺的故事,当时没有太深的体会,当我看到这些蕴含着手工记忆的面料,听着老人“只要呼吸就要坚持”的誓言,突然觉得我应该为这些工艺做些什么,光是一句“很可惜”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特步不好,这促使我制作了这个品牌。

  “时织”工艺是什么意思?

  我最初的业务主要是高级定制,在日本很多客人是拿着老式和服来做翻新和改样的。和服这种服装在日本具有非常悠久的传统,每一件服装的细节可以说蕴含着非常多贵重的记忆,很多老的技术在其中,很高贵。在定制过程中通过与客人的沟通,我了解到每一件和服的来源历史、背后的故事,这对于我老说是特别宝贵的记忆,所以我就将每次裁剪下来的面料收藏起来。整理好,有的老顾客我会做成册子还给他们,有的时候他们愿意将这些留给我。我的家中就积攒了非常多这些碎面料。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决定把他们利用在我的服装上,你知道吗?当客人看到台上的模特身上有一块面料曾经属于他们,他们会非常激动。即使是非常小的一块,他们看到我问他们保留着,就会感受到我对于他们共处的那一段时光的珍视,他们可以感受到我的真诚。

  那场发布会,一共运用了一万多片的布料,大概有300多个种类,跨了500多年的历史,当他们组合在一起制成了一件衣服时就显得特别珍贵。通过这种方式,我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有客户存在,有客户才能有品牌,有客户才有意义。

  怎么敲开的巴黎时装周的大门呢,特别是进入了正规的日程表?

  那年我拿着自己的服装给巴黎高级定制协会的人看,给他们将我的时织故事,将我的心意,他们非常认同,我觉得或许是跨越国际、跨越人种、跨越宗教的这种文化共通性让我进入到巴黎时装周上。

  其实,成立品牌第一天我就想象过有一天进入巴黎召开发布会,但是我并不认为我准备好了,我也不够自信、不够完美,可是什么时候算有把握去呢?人都是这样,一直努力,就一直提升对自己的要求,就永远不可能达到所谓的完美。但是当有提高一步台阶的机会和场合环境,虽然自己不够格,但是努力,争取,成功了。

  对于服装文化,您是怎么看待的?

  年轻人接受度高,想穿的、想做的、想表达的随时都可以,所以他们穿衣服大胆、前卫、挑战传统,颠覆程式。30岁之后穿什么、做什么、看什么,都会代表了整个人的文化、层次、修养,也可以说是年轻时尝试后的一种对自我的认识,一种对自我的定型。

  服装是离不开环车模19世纪我认为是革命的世纪,腰绑的衣服会脱下了,长裙会休闲。20世纪是产业的世纪,运动型的工业化统一的服装,21世纪的服装,我希望人们可以懂得穿文化、穿艺术,重视体验自我。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专访荒井沙罗:中国和日本的半生缘

声明:“伊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