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网 — 中国时尚女性门户 www.Ladyww.com
加入收藏 设伊人网为首页

我的美丽实习日记:隆鼻,是技术 or 艺术?

2016-09-20 10:23 | www.Ladyww.com | 来源:未知

  导读:对于北京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的整形美容医生黄志祥而言,隆鼻如同摄影,严谨的医学技术需要与患者的个性审美达成完美统一,他就如同一位有追求的摄影师,把几招简单的程式动作做出花样,创造出各色美鼻。

我的美丽实习日记:隆鼻,是技术 or 艺术?

  手术中的黄志祥医生。

  取景,对焦,按下快门,同样的一连串程式动作,普通人得到的是一张照片,摄影大师则捕获艺术瞬间。

  对于北京伊美尔医疗美容医院的整形美容医生黄志祥而言,隆鼻如同摄影,严谨的医学技术需要与患者的个性审美达成完美统一,他就如同一位有追求的摄影师,把几招简单的程式动作做出花样,创造出各色美鼻。

  采访完黄志祥,我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位全身心地热爱着整形美容事业的医生,从他身上可以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理想主义情怀。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清晰的头脑、严密的逻辑、沉得下心的性格正在帮助他在这条理想之路上凯歌向前。

  隆鼻是一门严谨的医学,我有自己的原则

  “患者只需要选择自己喜欢的鼻子,能不能做成,如何做,那是医生的事情,患者不需要担心。”黄志祥是一位典型的理科生,不苟言笑,极为专注,说到技术环节,可以做到步步清晰。

  但不像其他理科生那样死板,他之所以选择当一名整形美容医生,是因为看中了“它的灵活”,这是一门需要技术与审美标准互相配合的工作,十几年的外科手术经历,让他在隆鼻手术中可以轻松做到稳、准、精,善于思考的性格又帮助他更好地利用技术实现患者审美与标准审美的统一。

  “鼻子就是两个三角形,牵一发而动所有。”在黄志祥眼里,鼻子是一个框架,隆鼻涉及到几何学意义上力量与形状的关系。

  如果一个患者觉得自己的鼻头过于肥大,简单得缩小鼻头就会使鼻翼变大,直观地感觉就是鼻孔变大。

  很多患者想做芭比翘鼻,但是鼻子较短,鼻头翘起来的后果就是鼻孔跟着外露过多。

  黄志祥都会来来回回说给患者听,直到对方明白为止。

  作为外科医生的严谨,要求他说到技术和理念都会加一个“我个人观点认为”。他的确是一位个人观点颇多的医生,对于他的患者,他有一套自己的原则:

  一是可修复原则。“患者不满意可以,但是绝不能没办法修复。”这是黄志祥的底线,因为给自己制定了这条原则,他本人不建议做取鼻中隔骨进行隆鼻的手术。一小部分人取了鼻中软骨之后,鼻子会不健康,极少数的人远期可能会导致鼻粘膜穿孔, “我要保证每一个我做过手术的患者的健康。”

  二是自己不做二次手术的原则。鼻子是一种静态美,一次做好以后会终身不变,鼻子同时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器官,多次手术会增加鼻子的斑痕。对于在选择做硅胶还是膨体犹豫不定的患者,他都建议做膨体, “硅胶和膨体各有优劣,但是膨体更真实,做二次手术的可能性小。”

  很多患者担心膨体会感染,但是在黄志祥看来,如果用膨体感染,一定是这个医生技术不过关或者处理不当。

  三是患者必须想好了再做。基于前两个原则,为了患者的健康着想,黄志祥会给患者三个反悔的机会,第一次面谈可以说不做,第二次是确定手术方案的时候,第三次是手术前,因为这个原则,经常有护士问他:“黄医生,你安排好的手术怎么又取消了?”

  “隆鼻不是买衣服,不能冲动消费。”黄志祥说,医患关系不同于商业关系,他看中的不是患者做不做手术,而是医学本身是一门严谨的学科,需要给患者后悔的时间。

  半夜2点和患者聊天,我是半个心理医生

  虽然技术上有自己的原则,不容患者触犯,但是对于“我要做什么样的鼻子”,黄志祥从来都不把自己的审美标准强加给患者。

  审美是一件因人而异的主观事件,作为医生,职责是帮助患者实现自己的审美诉求。

  “以芭比翘鼻为例,基于框架结构和“三庭五眼”的标准审美,长、宽、高受限与鼻子自身的条件,但是弧度与自己的审美有关。”黄志祥说起技术总是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事实上,在与患者接触时,这位不苟言笑的医生也有柔情的一面,在关键时刻,他化身患者的知心朋友,开导患者。

  曾经有一位患者因为遭遇家庭离异等变故,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出现轻生的倾向,她将鼻子作为生活不幸的出口,做完鼻子手术后,经常半夜2点给黄志祥打电话聊天,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两年时间。

  “你可以不接吗?”我追问一句。

  “法律上来说可以,但是道德上不允许我不接,毕竟我是一名医生,医患之间的道德关系要高于商业关系。”黄志祥依然是一副严肃的模样。

  这样的患者是特殊案例,但是因为鼻子处于脸部重要位置,好看与否直接关系到面部整体容颜,隆鼻手术的患者中会出现一些情绪起伏的患者。

  这个时候,黄志祥会第一时间索要患者的微信,空闲的时间会翻看患者的朋友圈,关注他们的生活变化。

  有的患者隆完鼻之后,觉得鼻子还不够美,在他们乱想的时候,黄志祥会给他们心理暗示;有的患者过于关注鼻子,以为鼻子好看,生活中的难题就可以迎刃而解,黄志祥会跟他们聊聊生活,引导他们别太过于在意鼻子。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半个心理医生,心累,但是不这么做,良心过不去。”

  更多的时候,隆鼻手术带给黄志祥的是成就感。

  这种成就感,不单单是技术与审美实现完美结合的作品——一个令患者满意的鼻子,有时候还是鼻子给患者带来的积极改变——全新的精神状态。

  一年春节前,一位患者的父亲连夜开车给黄志祥送来一箱新鲜的大闸蟹,感谢他解决了困扰女儿十多年的鼻子问题。

  “鼻子变美之后,女孩走出以前的抑郁,完全变了一个人。”父亲的开心情绪感染了黄志祥,让他对这件事印象深刻,毕竟这样质朴回馈的背后是患者对医生的信任和感激,什么样的职业能收获如此的欣慰呢?

  后记:

  本来,我还想挖掘一个生活中的黄志祥,没想到,他来了一句:“我很无趣,我平时没事不是待在办公室就是待在实验室。”

  从他的话语中,你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这是一个视工作为生活全部的人,不是为名为利,只是因为工作可以给他带来乐趣。

  除了隆鼻,他的细胞研究在我国医美行业也有一定的位置,现已在实验室重建三维立体人工表皮治疗白癜风、萎缩期妊娠纹、外伤性白斑等色素脱失性疾病。

  有一次,他在BBC的《discovery》节目里看到实验室再造角膜的实验,兴奋了大半天,这是他在实验室也实现过的技术,“感觉自己的细胞技术跟世界实现了同步。”

  医疗美容是一门科学,一个可以探索人类可能性的学科,黄志祥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埋头探索的“无趣”的夜,事实上,充满着令人激动的曙光。